首頁 > 華商文化 > 分享空間
來源:   日期:2020年07月18日   人氣:


《各國大使眼中的“一帶一路”》——訪科威特駐華大使塞米赫·焦哈爾·哈亞特(一)
 
 
▲科威特駐華大使塞米赫·焦哈爾·哈亞特
 
 在科威特5第納爾的紙幣上印制的建筑,是科威特中央銀行新總部大樓,而大樓的承建方,正是中國建筑集團有限公司。
 
 科威特首位駐墨西哥大使
 
 孫超:大使先生,感謝您接受我的專訪。您是“一帶一路”大使訪談欄目開辦以來首位來自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國家的駐華大使。您如何看待中國?
 
 賽米赫·焦哈爾·哈亞特:我曾于1981年到訪過中國,與那時相比,中國現在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看到了一個新的中國,政府部門和私營領域都擁有了更多的機會,中國企業也在積極對外開放,在科威特進行投資。
 
 唯一沒有變化的是中國人民非常友好,他們歡迎外國友人,心態開放,希望了解世界對中國的看法。
 
 于我而言,我感到非常幸運受科威特埃米爾任命擔任科威特駐華大使一職,為科威特與中國長期以來的雙邊關系發展做出貢獻。科威特與中國于1971年建交,是第一個與中國建交的海灣國家。
 
 孫超:您能和我們分享一下您外交生涯中的難忘經歷嗎?
 
 賽米赫·焦哈爾·哈亞特:到中國任職前,我擔任科威特駐墨西哥大使長達6年。到那之前,我曾經在德國柏林派駐工作3年,在巴林派駐3年,在法國巴黎派駐2年,在美國華盛頓特區派駐6年,在英國倫敦派駐8年⋯⋯在我的外交生涯中,我有機會了解到各國文化的精華獨到之處,每個國家的政治狀況不同。我與各國當地的人們一起工作、一起外出、一起用餐,我離任之后他們也永遠是我的朋友。
 
 中國朋友身上有和科威特人共同的品質,那就是慷慨。從中國朋友的臉上和眼中,我可以看到他們在認真聆聽,他們希望彼此成為朋友,希望提升中國和科威特兩國及兩國人民的友誼。
 
 我想著重談一下我在墨西哥任職的6年。我是首位科威特駐墨西哥大使,我建立了科威特駐墨西哥大使館,可以說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是由我一手開始的。在我到墨西哥任職之前,科威特在墨西哥的事務是由科威特駐加拿大使館管理的。墨西哥是一個大國,是科威特的朋友,是G20成員國。我任職期間,科威特與墨西哥建立了良好的關系。墨西哥總統恩里克·培尼亞·涅托訪問了科威特。不僅如此,墨西哥近半數內閣成員訪問科威特,外交部和經濟部副部長訪問過科威特。對科威特的訪問不只是一次或兩次,有的甚至是五次。我任職期間的第一位墨西哥城市長與科威特城簽署了雙城合作協議,這在阿拉伯國家和伊斯蘭國家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我任職期間第二位墨西哥城的市長上任后,也到訪了科威特,并啟動了相關協議準則。科威特與墨西哥兩國高層之間的訪問交流意義深遠,意味著兩國關系的快速、強勁和穩定發展。
 
 我到任之前,科威特在墨西哥沒有投資,而我離任時,科威特在墨西哥的投資總額已經非常高了。我任職期間,科威特與墨西哥共簽署30多項協議和諒解備忘錄。六年間,科威特投資墨西哥的法律框架建立完成,因此科威特公司在墨西哥的投資得到了安全保障和鼓勵,科威特在文化、醫療等領域也與墨西哥進行了交流。
 
 令人高興的是,我卸任科威特駐墨西哥大使之時,共獲得九項墨西哥授予的榮譽,其中四項是墨西哥政府公立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一項是私立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我還獲得了墨西哥首次授予外國駐墨西哥大使的最高榮譽——“阿茲特克雄鷹(Aztec Eagle)一等勛章”,此勛章通常授予國家元首,共四個等級,我獲得了最高等級。這反映出墨西哥政府和人民對我工作的認可。
 
 這6年中,我還兼任科威特駐危地馬拉、尼加拉瓜和洪都拉斯的大使。我促成了這三國建立駐科威特的大使館,之前這三國在阿拉伯國家是不設使館的。我也獲得了危地馬拉、尼加拉瓜和洪都拉斯三國的最高榮譽。獲得國家元首授予的榮譽是我莫大的榮耀,因為這意味著對一個人工作上的認可,也飽含著深厚的友誼。
 
 到中國后,我于2016年12月19日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遞交國書。不久后,我促成和大力支持在上海建立科威特駐滬總領事館。我讀了中國很多美麗城市的介紹,之所以選擇上海,第一是因為上海作為中國的經濟中心,具備優越的條件,可以更好地促進進一步開放,擴大雙邊投資。第二是希望通過上海打開中國私營領域的大門。上海作為中國的重要城市,獨具特色,經濟發展充滿活力。第三,上海港總是能讓我想起科威特港,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科威特是海灣國家經濟和金融的中心。其實講到科威特的起源,“科威特”的意思就是大港口。看到上海港,看到數不盡的集裝箱,就讓我想到了科威特港。
 
 在中國任職期間,我希望盡我所能到訪中國不同的省份。在我閱讀有關資料時,了解到中國每個省份都各有特色。中國文化博大精深,歷史悠久,能夠到中國任職我很幸運。我希望擴大中國與科威特在文化、經濟等各個領域的交流與合作,吸引中國企業到科威特投資,這是我在中國的主要職責。
 
 孫超:當人們談起科威特,關注的焦點往往是能源、自然資源等等。大使先生,您希望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人們更多了解科威特的哪些方面呢?
 
 賽米赫·焦哈爾·哈亞特:科威特是一個愛好和平的國家,科威特人民是很平和友善的。石油資源是安拉賜予我們的財富。這些石油不僅僅科威特享有,我們的鄰國以及國際朋友都可以使用它們。我們愿意將這些資源的收益同其他國家共享。眾所周知,“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工業發展都需要有能源資源的支持,而我們的工作就是將更好更便利的資源支持提供給需要它們的國家,這是其一。
 
 其二,我們每天都從科威特對外石油收益中拿出30%,放到國家“為了下一代”計劃當中去。對我們來說,同其他國家分享,保證這些資源能夠為作為消費者的其他國家和作為生產者的我們國家本身,持續不斷地帶來收益,是十分重要的。因此,這就是為什么同其他國家相比,科威特的投資顯得更加多樣化。我們給予的越多,石油資源的開放程度越高,我們的發展前景也就越廣闊。
 
 從地圖上看,科威特的領土有限,但是科威特的經濟發達,國家實力雄厚,投資遍布全球。這也正是得益于有像中國這樣的伙伴。我們開發的資源,同樣對中國的發展提供了幫助。
 
 其三,科威特實現了公共衛生醫療保障的國民全覆蓋,科威特人不需要為看病和保險花一分錢。同時,科威特政府也十分重視教育,從幼兒園到博士,不論是否在科威特國內接受教育,所需的費用都由政府買單。在住房方面,凡是已婚并且符合相關條件的科威特人,政府會為其提供一套住房,住滿十年之后就可以擁有這套住房。我的叔叔曾是科威特憲法的起草人之一。對我來說,科威特憲法讓更多的科威特人享有自由,醫療、教育和住房保障的重要性不必多言,但同時保障了男女平等以及少數團體的合法權利,從而踐行其信仰,這也是十分必要的。
 
 在我來到中國以后,我看到的是廣大的友好的中國人民以及堅持以人為本的中國政府,這深深地觸動了我的心。
 
 孫超:中國人民不會忘記,科威特是第一個同中國建立外交關系的海灣地區國家。自1971年建交以來,中國同科威特就建立了深厚的友誼。作為科威特駐華大使,您如何看待兩國關系未來的發展?
 
 賽米赫·焦哈爾·哈亞特:在我第一天來到中國的時候,就召集了大使館的工作人員,科威特在華投資的企業以及所有在中國工作的科威特人民,傳達了我的指示。這是一個新的開始。我們兩國的關系將會邁向一個新的高度。
 
 科威特人民始終銘記在1990年科威特遭到入侵時,中國是科威特的堅定伙伴。1991年,中國加入了聯合國部署的解放科威特的軍事聯盟,中國曾為科威特的解放做出了重大貢獻。科威特的領導人、政府和人民都不會忘記中國曾是我們國家在通向解放道路上的最強有力的支持者。
 
 我有責任進一步加深兩國之間的伙伴關系,尤其是在投資、基礎設施建設、能源與新能源、安全、通訊以及文化和醫療等領域,這些都在我的議事日程上。我在中國所做出的每一個方針政策,都是同科威特的高層領導人認真交流后得出的。在我來中國以前,我用了三周時間同科威特領導層、內閣成員、對外投資以及企業的領軍人物進行了交流,收集到了大量的信息和數據,也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坦白說,我在辦公室里面的時間并不多,因為你來了,我今天才會待在辦公室里好幾個小時。因為,我來到中國,我的責任就是作為一國大使,同中國各個領域的領軍人物和專家們會晤和溝通。我的工作就是將科威特的實際情況同中國的實際情況匹配起來,在更多的領域中建立起兩國更為堅實的合作伙伴關系。科威特愿與中國一起,在復雜多變的國際局勢中攜手并進,共同發展。
 
 打一個比方,我的工作就像是在拼“樂高”(一種玩具,依靠智慧,可以拼插出變化無窮的造型)。我要努力將科威特和中國牢固地“拼”在一起,“拼”出更美的圖案。
 
(該文選自《各國大使眼中的“一帶一路”》中信出版社,2020年1月出版)

地址:廣州市增城荔城街華商路一號

熱線:020-82668888

掃碼關注集團公眾號

花样直播app下载_花样直播app免费_花样直播app下载新版本